Apple-0423

不明物

食契的段子01

今天御侍召喚出了蟹黃小籠包,為了和他打個關係而暫時把他帶在身邊。
1000
蟹黃小籠包:御侍,妳知道小籠包又在茶裡加醋了嗎?哈哈哈哈哈!
御侍:……。
1200
蟹黃小籠包:御侍,妳知道小籠包又在茶裡加醋了嗎?哈哈哈哈哈!
御侍:……。
1400
蟹黃小籠包:御侍,妳知道小籠包又在茶裡加醋了嗎?哈哈哈哈哈!
御侍:……。
1600
蟹黃小籠包:御侍,妳知道小籠包又在茶裡加醋了嗎?哈哈哈哈哈!
御侍:……
御侍:別笑了,你很清楚我也明白。
御侍喝下手上的最後一口茶,不出所料的又聽見一串清脆的敲門聲。
蟹黃小籠包:(驚恐.jpg)
御侍:請進。
門輕緩的打開,門後的是端著一大壺茶的小籠包。
小籠包:御侍大人,蟹黃小籠包,我想你們的茶都喝完了,所以我帶了新的一壺(^ω^),你們喝不夠再叫我,我隨時有空( • ̀ω•́  )
小籠包走了,蟹黃小籠包抬起頭看了眼御侍,正要開口時,御侍馬上打斷了他的發言。
御侍:不能浪費食物。
蟹黃小籠包:〒_〒

今天把蟹黃小籠包掛在主介面,戳了幾次都是那句而出的腦洞。

鱼香肉丝的总管生活05


河豚白子来的第二天,御侍大人收到协会来的任务,内容是消灭樱之岛的堕神,于是第二天御侍大人早上三点就在大厅等着主力的六位食灵。
「那麽,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妳也要好好加油」已经先到的北京烤鸭端着一杯茶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看向御侍,她站在大厅的另一边,身上披着一块披肩,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些什麽。
正当我想要走过去时,鹅肝和冰淇淋双子正好从楼梯下来,香草一看到我们便拉着草莓朝我跑了过来,而鹅肝见状便也一起走了过来。
「鱼香姐,京爷,早安呀!」
「……早安」
「各位早安」
他们分别向我们道早安后便开始聊天,从天气聊到任务,再后来我晃神了一下,突然间北京烤鸭给不知何时过来的御侍递了一隻小鸭子,不止御侍,连冰淇淋双子和鹅肝手上都有几团毛绒绒。
「草莓!他们真的超可爱的诶!!!」香草眼睛闪闪发光兴奋的向草莓高声说着。
「……」草莓没有回应,眼睛闪闪发亮的用手指轻轻的蹭着掌心中小鸭的小脑袋,而小鸭子也半咪着眼,一副相当舒服的样子。
「他们真的很可爱呢」鹅肝淡淡的说但是手上也摸着那隻小鸭子的背。
「妳要来一隻吗」北京烤鸭看向这边问到。
「啊,不了谢谢」平常已经摸够了。
「嗯,真可惜」于是他一脸可惜的转过了身摸了摸剩下的几隻鸭。
可惜你卵啊!?你平常那麽珍惜那群小鸭子怎麽现在人家不摸还嫌弃的呀!?
等一下你该不会就发着给我们养了吧!?
「鱼香」正当我在脑中吐槽时御侍从我身后叫住我,我自然而然的转过头去,御侍穿着远行的服装,背着包包。
「我不在的时候,餐厅就麻烦妳了」
御侍大人一脸正经的说,然而手中还在撸着一隻特别毛绒绒的小鸭子。
妳这是拜託人的态度吗!



食契文的人設

御侍
本名:秋月
年齡:?
身高:158cm
體重:適中
喜歡的食物:紅茶、甜點
愛好:散步
討厭:人群、防狼顏料、160以上的人
另人捉摸不透的人,不過其實本人沒有這種打算,運氣不錯。
御侍的朋友
本名:可可
年齡:27歲
身高:175cm
體重:略重
喜歡的食物:烤牛肉
愛好:馬拉松、運動
討厭:會議、公務、麻煩的事
超級脫線的一個小姐姐,是個握力99kg、百米8s的體育人才,老是召不出M卡。

關於幽桐

在台服剛開時,我和一起入坑的兩同學聊想要什麼角色。
A:妳想要什麼角色呀?
我:那個遊戲進去的那首歌妳有看嗎?
A:有呀。
B:……
我:那個穿黃色大衣,溜鳥的那個。
A:啥???
我:啊,不是,是玩鳥的那個……
A:??????
我:就是讓放鳥的那個……
A:??????????
B:是幽桐吧?
我:啊……是的……

如此這般,幽桐到現在還沒來我家〒_〒

某餐廳的日常01


其实是以前的文的重修
01
在提尔菈大陆上,有这麽一间餐厅,餐厅的主人叫秋月,手下有近百的食灵与一个人类,专买炸薯条,除此之外什麽也没有。
02
有一天,长期担任主厨的梅子茶泡饭在某一个浑身充斥着油烟味的晚上终于忍不住了,问了她正在嚼着炸薯条的御侍。
「可不可以让我做做别的菜呀?」
而御侍则抬头看了一眼梅子茶泡饭说
「让我先把下一道菜升上B级再说」
我觉得薯条很好啊?-by担任主厨的辣条。
03
没错,这位23级的御侍除了炸薯条有B级以外,其他的菜品都是C。
这游戏可不是要让你当勇者,而是要让你当厨师的阿?-by奥丽薇亚。
04
有一天,御侍大人心血来潮戴上墨镜来了一次六连,往炉灶连盒带900个大蒜全都扔了下去,一阵火光后「叮」的一声冒出了一只浩浩荡荡的带着一群小鸭的鸭。
「真是打扰了,除了我之外,孩子们也麻烦您照顾了」
到此为止都很普通,直到一群小妹妹活力四射的跟在北京烤鸭的后面出了炉灶。
突然,御侍大人的脑洞就开了。
「请问一下,您这麽多娃怎麽带大的?」御侍大人面无表情的说。
北京烤鸭:「……」
然后御侍大人收到了来自爸爸的爱。
Yo! 爸爸,你在那儿?-by-秋月。
05
有一天御侍开了冰场,让远征回来的食灵们休息一下,不料御侍大人手一滑,冰场就上演了人肉陀螺,巧的是这远征队由于御侍的人品,全部都是小妹妹,更巧的是御侍大人的40级红茶与她的好姬友-牛奶正好经过冰场门外,听到一串小妹妹们的哼哼呀呀,探头一看就看到了这画面。
红茶:「我觉得我应该要拔出我的隧发镪」
牛奶:「我支持」
第二天早餐时出现的御侍大人比平常黑了好几倍。
看来你今天不适合召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喔——噗喔-by伊祁。
06
有一天,御侍大人正要刷奶皮,于是带着红酒、红茶、和鱼香肉丝出门了,而另一名御侍进了房间瞬间放上了牛排和烤鸭,刷了奶皮一下午,而红茶就这样边看着队友放闪一边孤伶伶的百花绽放。
牛奶,妳在那?-by红茶
07
有一天御侍大人带着第一梯队的各位去摘凤梨,摘着摘着,当时同在第一梯的辣条与鱼香肉丝就吵起来了。
「妳别来抢我的凤梨」鱼香肉丝皱起眉说。
「这凤梨才没分谁的呢~不管是谁摘反正回去以后全部都会变成汁」辣条拿着原本在鱼香肉丝竹篓中的凤梨,边抛边说,然后就被扎到手了。
辣条:「……」
鱼香肉丝:「噗哧」
然后当第一梯队回到餐厅时,只有她们俩重伤。
呵-by秋月
08
有一天,御侍大人的同事兼朋友的御侍-可可,带着自家的食灵-云南米线前来拜访。
「呀!秋月,好久不见!」可可小姐一见到老朋友便聊了起来,而提着她行李箱的米线小姐过了一会便开始手脚发抖,旁边的食灵看不下去于是便先将她带到客房,让她把行李放下,不料此时一通来自协会的电话说有急事,于是可可小姐便走了。而提着行李跑了八百公尺,又啪嗒啪嗒的爬上三楼,再啪嗒啪嗒的跑下楼,跑了八百公尺回来的米线小姐,在看到自家御侍不见时都快哭出来了。
啊,米线嘞?by可可
09
在好好的解释完可可小姐真的只是暂时外出之后,御侍大人把她带到食堂裡,想说让她吃点点心,然而她忘了她俩语言不通。
秋月:「妳想吃什麽?」(递菜单)
云南米线:「}£_€•&££€~¥£••」
秋月:「???」云南米线:「……」
最后秋月把自家会说普通话的云南米线叫了过来,这才解决语言问题。
她说她要一杯茶by秋月家的米线
10
通常一间餐厅裡不会出现两个相同食物的食灵,所以今天这两个云南米线相遇可以说是奇蹟。
两个米线在用粤语交流一会儿后,突然俩食灵同时站了起来,开始煮米线,然后在差不多的时间后,各端出了一碗米线放在秋月面前,而秋月也毫不犹豫的各吃了一口,然后1.2秒后便指着其中一碗说「这就是我家米线煮的米线」
两位米线同时鼓掌
Q:请问秋月大人,您是如何判断那两位云南米线,煮出的那两碗云南米线,那一碗是妳家的云南米线煮的云南米线?
A:爱
其实是因为我家的米线因为我的习惯,事先加了榨菜by秋月
期末考前总是特别有灵感

鱼香肉丝的总管生活4


主鱼香肉丝视角
抽到河豚白子真开心
——
第二天,在牛排与红酒跟在瑟瑟发抖的蔬菜沙拉身后离开不久,协会突然送了一张信函,上面大致上是在说
「由于某些因素,近几週可能可以召唤到河豚白子和猫饭两位不曾在过去出现过的食灵」
于是御侍在凑了凑火种后便去进行了一次召唤。
然后御侍大人在十分钟后左手拿着一小包力量碎片,右手牵着一个白白软软滑滑,正在东张西望的小姐姐走了出来。
啊,另人怀孕的味道。
「御侍大人,这位是?」我上前向御侍大人询问,不过御侍大人还没开口她就先开口了。
「唉呀,妳也是她的食灵吗?我叫做河豚白子,妳是什麽?」小姐姐一看到我便挣脱了御侍大人的手,轻快的走向我,向我做了自我介绍,没有恶意,但没什麽礼貌。
大概是竹筒饭那类的吧。
想起上礼拜才刚来的超•野生食灵,我稍微头疼了一下。
「我是鱼香肉丝,目前担任这间餐厅的总管,如果生活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商量」语毕,我向她伸出了友谊之手,但她却一脸问号的笑咪咪的看着我。
「那是握手,像这样做,是一种打招呼的方式」在我把手举在那愣了大约三秒之后御侍大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并向河豚白子说明了何为握手,看完以后,她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也向我伸出了手,这才让我从尴尬的气氛中脱离。
原来这货连竹筒饭都不如啊?
人家竹筒饭我一伸出手,他就马上把手搭上来了呀?
虽然他握手的方式不知为何很像之前御侍大人在训练宿舍大门口的看门狗时,她说握手时,那几隻狗的动作就是。
「鱼香肉丝,可以麻烦妳带着她吗?她好像是第一次被召唤,对于这裡有点不了解」御侍大人淡淡的询问,脸上还是她的一号表情,看不出她在想什麽。
「……好的」御侍大人点了点头然后向河豚白子说了点什麽,然后向我们挥了挥手就走掉了。
「鱼香肉丝~御侍大人离开前做的那个动作是什麽意思?」
「……那是挥手,在与熟人遇到或要离开时可以用」
「好~」
——
希望可以争取到暑假前的两次更新,如果有谁有空的话多催一下。

終於!後期在被紅衣的小姐姐打死好幾次,又被白凍死好幾次時差點以為沒望了!還有達爾維拉真的很可愛。